您现在的位置: 主页 > 2018公式算单双 >  正文
“悬疑+”模式还能走多远?
发布日期:2020-12-16 17:53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悬疑元素大爆, “悬疑+”模式深受市场欢迎。比如《十日游戏》悬疑+爱情,《在劫难逃》《致命愿望》悬疑+科幻,《沉默的真相》《隐秘的角落》悬疑+社会,《河神2》则是悬疑+惊悚+奇幻。在未来的一段时间,悬疑剧将继续成为主打品类,而如何让这类作品叫好又叫座,如何平衡“悬疑”与“+”的关系?

  2020年,悬疑剧呈现井喷,上半年《唐人街探案》《隐秘的角落》《十日游戏》等剧作热度不断,下半年《沉默的真相》《白色月光》《摩天大楼》《最初的相遇,最后的别离》等剧作层出不穷。

  在内容上,悬疑元素大爆“悬疑+”模式深受市场欢迎。比如《十日游戏》悬疑+爱情,《在劫难逃》《致命愿望》悬疑+科幻,《沉默的真相》《隐秘的角落》悬疑+社会,《河神2》则是悬疑+惊悚+奇幻。在未来的一段时间,悬疑剧将继续成为主打品类,而如何让这类作品叫好又叫座,创作者们不断在探索中积累经验。

  近日,在中制协青工委举办的“悬疑剧的创新探索——《最初的相遇,最后的别离》”研讨会上,北师大教授梁振华,《最初的相遇,最后的别离》导演曹译文,制片人陈荟槿,优酷剧集中心制片人张元欢等围绕悬疑剧的“创新”和“探索”等议题展开了深入讨论。

  情感元素作为久经不衰的创作话题,占据主要份额,也自然而然成为面临转型突破的悬疑剧加入的必要元素。

  《最初的相遇,最后的别离》(以下简称《相遇别离》)根据畅销作家舒仪同名经典爱情小说改编的都市爱情悬疑剧,由林更新、盖玥希、杜淳领衔主演。不同于以往悬疑剧平行空间和时间旅行的常规剧情走向,该剧首次跳出单一视角的设定,在悬疑剧中采取了全新的AB双视角叙事风格,无论在内容改编、拍摄手法等方面都有不少创新之处。

  导演曹译文表示,《相遇别离》最有代表性的探索方式是融合了爱情和悬疑的复合类型,并在前三分之一选择了AB双视角倒叙的叙事结构。在做复合类型的时候有一点比较重要,就是要确保所有类型都参与了叙述和情节的推进。

  “双视角叙事是本剧的一个亮点,同时也是一个挑战,它不仅是对剧作严谨性的考验,也会要求观众在观看的时候有持续性的逻辑思考。想把爱情的温暖浪漫和悬疑的紧张刺激结合起来是不容易的,因为他们是对立的,是会相互抵消的。为了实现复合类型,保证观众情绪体验的连贯性,就用了一个很直观的做法:为这两个类型划分各自的阵地,AB双视角就出现了。”曹译文指出,创作者应理性看待多视角叙事,它并不是悬疑剧的必备条件,因为不是每一个故事都适合这样讲。当然应该努力为观众提供新鲜体验,但讲好故事是大前提,一切还是要以主题和人物为核心。

  在创作层面,曹译文指出,行业有一直依赖后期来解决剧本和拍摄问题的倾向,轻视了剧本创作和前期筹备的重要性。“我觉得作为一个年轻的影视工作者,在行业不断发展革新的当下,要做到两点,一是要勇于表达自己,要有冒险精神。第二个,就是认真。对自己负责,也是对观众负责。只有我们所有人对自己有高要求,互相支持,我们的这个行业才会健康,壮大,才不会被绑架。”曹译文说。

  在制片人陈荟槿看来,一定要搭建审美趋同和做事风格相像的主创来完成项目:“我一直坚信创作和制作是互补的而不是相斥的。如何在保护创作的同时,控制预算,是制片工作的艺术所在。我提倡制片人坚持学习新的技术流程和理念,制片管理不能仅仅是停留在吃住行的管理上,还需要制作理念上的升级。成熟的制片体系应该要向工业化流程靠拢,对于技术的了解可以很好的提升制作理解力和效率。”陈荟槿说。

  女性一直是这些年国产剧受众的主力军,女性问题也一直是一种关键的社会角色问题。这些年来,从纪录片到综艺,从电影到网剧,“女性议题”逐渐被提起重视,揉入各类社会文化母题的创作里。悬疑剧中,当然也未缺席。

  优酷剧集中心制片人张元欢表示,“她悬疑”的初衷是在现实主义的关照下,以女性视角为主体,让女性能成为剧情的主要推动者、价值观的主导和故事的落脚点。具体来说,比如:《相遇别离》既拥有浪漫爱情主线,又涵盖强情节的悬疑案件,是一部创新叙事结构的多元化作品。之前的悬疑剧大多更侧重悬疑犯罪展现,如果能兼备情感和悬疑,会更好地引起观众尤其女性观众的共鸣。

  “悬疑是一个特别大的品类,未来悬疑剧会越来越细化,在叙事、人设、话题等很多方面都值得去进一步探索和创新。”张元欢说。

  悬疑作品站在文化的交叉路口窥探并传达人性善恶,在现实与想象的交汇点探寻与揭示社会症结。青年创作者吴中旭指出,悬疑类题材的故事就像黏土,可塑性和包融性极强,以“悬疑”作为原始底色,仍有深度、广度、多维度的探索空间,对悬疑类型要进行多元化开发探索和创新。

  因为,这样的尝试有利于题材类型的细分,满足同时喜欢多种风格的观众的观影需求,更容易给人耳目一新的体验感。但是,该选择哪一种类型形式,应该根据剧情内容而定,毕竟内容为王,很多作品虽然出发点很好,但所创造出来的内容,不足以支撑题材和创意本身。所以,这种探索并不是指异想天开,胡编乱造,为了猎奇而猎奇,以噱头为噱头,探索不是随意的揉搓,创新不是毫无章法的恶搞,而是要遵循创作规律、要创作符合大众审美的趣味和要求的作品。

  “悬疑+情感”模式因悬疑剧情和情感发展的双线冲突而偶有碰壁,悬疑刑侦情节的逻辑性和剧作整体质量仍然是观众们的首选。在青年创作者默媛静看来,我们在做悬疑剧时,要考虑我们要给观众的看点是什么,亮点是什么,我们一直在讨论这个问题,在众多成功作品当中,可以看到,还是在于反转,有的强情节的戏,关键很大程度上在于反转。男性观众看什么,女性观众看什么,节奏当中应该如何去把控,其实悬疑剧观众更多的是想去看意料之外的戏。

  “如果创作和创意和创新不再发生关联,变成一个习惯性的操作的话,那这个行业离消亡就不远了。所以我们整个行业的生命力全部在于不一样,就是你一定要跟别人不一样,一定要跟自己以前的作品不一样。”北师大教授梁振华指出,这两年悬疑探案的剧作爆款有很多,而且探索创新性都非常明显,大家对这个类型的要求和他自我创新的门槛是越来越高。悬疑与爱情双线并举,这种平衡其实是一种创新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